当前位置: 学院首页 > 魅力石家庄 > 正文

石家庄庙会

【来源: | 发布日期:2018-04-20 】

石家庄庙会

汉族传统庙会是由古代的宗庙社交制度演化而来的。曾活跃于中国的广大地区,是真正活着的民俗,很多学者将其称为“中国人自己的狂欢节”。提起中国古代的庙会,人们会联想到“庙”,认为庙就是道观寺庙。顾名思义,庙会就是在寺庙附近聚会,进行祭神、娱乐和购物活动。庙会亦称“庙市”。是汉族民间宗教及岁时风俗。

石家庄一带的庙会历史悠久,最早产生于祭祀活动。据考证,早在汉代,封龙山就有祭山活动,这是封龙山庙会的渊源。随着宗教文化的发展,寺庙祠坛大兴。诸如关帝庙、药王庙、观音庙、奶奶庙、圣母庙、三官庙、真武庙、吕祖庙、城隍庙、五道庙、土地庙、山神庙等,逐渐遍布各地,祭神敬仙活动也随之频繁和普及,庙会随之盛行。也有的庙会,是群众为了悼念他们崇敬的人而设立的。如灵寿城关农历二月初一的“成官”庙,是为了纪念灵寿知县成肇麟而设的。

石家庄的庙会,不仅由来已久,而且甚为普遍。全市城乡旧有庙会约1000处。据对17年县(市)的199个主要集镇统计,就有庙会700多处。仅井陉一县,共有庙会118处。平山县92个村镇有庙会。地处平原的栾城县,民国时期,村村有庙宇,多者达十余座。有庙就有庙日,有的形成庙会,有的虽形不成庙会,但各村百姓也以不同的方式过庙日,全县有庙会达104处。当地群众把庙会称为“过庙”,非常看重。届时,庙会所在城镇,家农户户蒸馒头、买点心,沽酒备菜,领亲眷,接朋友。而邻近村庄的群众则称“赶庙”,届时,或携家带口,或三五成群,纷纷涌来,或还愿进香,或许愿祈福,或购货,或观热闹,俨然成了盛大节日。

下面介绍一下石家庄最具特色的几个庙会:

最负盛名的庙会——石家庄湾里庙庙会

提起湾里庙,石家庄人没有不知道的,湾里庙本名“苍岩山圣母庙”,俗称七里湾庙。其旧址在中华大街与兴凯路交叉口西北角,今六合居所在地。始建于明朝万历十八(1590)年,是为到井陉苍岩山圣母庙朝拜的香客歇脚住宿而修建的。其规模宏大,坐东朝西,有前,中,后三进大殿,其中后殿为二层楼阁式殿宇。民国三十(1941)年,日寇借开辟街道(今兴凯路)为借口,盗取了庙内的文物财产,并将庙宇拆毁。后香众重新捐资,建了占地约6670平方米,但远不如旧庙的规模。上世纪九十年代由人们捐资,将湾里庙迁到东岳圣母祠大殿后重建。如今只有一座大殿两座配殿,坐西朝东,遥望着原来的旧址了。

湾里庙每年春秋各有一次盛大的庙会,春天是在四月初六到初九,秋天是九月十二到十五,正庙的日子分别是四月初八和九月十五,尤其是四月初八的庙会,老百姓称之为“四月庙”。庙前有一座戏楼,除了唱四天大戏外,这里的物资交流异常兴隆。从庙前一直摆出一两里地之远,真是人山人海。洋货、杂货、布匹、绸缎、成衣、估衣、儿童玩具、家具、农具等等真是琳琅满目,应有尽有。供销两旺的要数农具了,因为四月初正是准备麦夏的时候,所以庙会上农具生意异常兴隆,这使得“四月庙会”成为当时一个重要的货物交流场所。

最具特色的庙会——北焦张氏寒食古会

说北焦张氏寒食古会最具特色,是因为他有别于其他的庙会。别的庙会都希望人去的越多越好,而北焦张氏寒食古会却不准外人参与,就是同一族的,不是一个门的也不准参与。并立有四不说的规矩,即这种古会的活动和原因对外人不说,对闺女不说,对媳妇不说,对幼子不说。所以几百年来,北焦张氏寒食古会就显得越来越神秘,同时知道得人越来越少。其次,古会不在村中庙宇举行,而是在本门内家中举行。老人在家里举行严格的祭祀仪式,年轻人在村外郊游。

寒食曾经是中华民族最重要的节日之一,源于燧人氏钻木取火,古人为了纪念燧人氏,就有改火之俗,求取新火之制,新火未至,就禁止人们生火,这是当时一件大事。以后又与春秋时期晋文公悼念介子推“割股充饥”一事相联系,进一步加强了寒食节地位,定了踏青,郊游,荡秋千,踢足球,打马球,插柳,拔河,斗鸡,放风筝等户外活动,因寒食恰巧赶上清明,唐宋以后便融合在清明节里了。随着岁月的流失逐渐被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寒食这天(清明节的前一天),北焦张氏十二门的青壮年已婚男子在村外比赛背媳妇跑,再由第一名带领去种树。老人则在家中严格按照历史仪轨举行仪式祭祀三皇和真君大帝。到傍晚,由一个十二岁到十八岁之间的未婚男子诵读祝文后,再由一个生了儿子的年轻妇女扮成圣母,在神像前求取神火,坐上轿辇在本门内门口过一下,各家开门引个火,然后紧闭家门点着自家灶火,不准外人进来。等传过神火,有人把火种挂在风筝上放向天空,在外面植树郊游的人看到夜晚天空中风筝的烛火后,赶紧赶回家,背媳妇跑的第一名则赶到放风筝的地点,割断绳索拿回去烧掉。

为什么要比赛背媳妇跑呢?已故的张敬禹老人曾说过:“背着媳妇跑是锻炼哩,背着亲娘跑是逃难哩!”传说明朝末年,清军大举进犯,当时民族英雄张奇征同军民奋勇抵抗,却未能阻挡住清军的铁骑,都被多尔衮杀害,在家中的老母亲和妻子也未能幸免,双双葬身火海。清军退后,张奇征的子侄等人商议,男子们都背着自己的母亲赛跑。有一年赛跑时,有人摔倒,把年迈的母亲摔成重伤,就改成已婚的青壮年男子背媳妇跑,遇上天灾人祸时,再背上老母亲跑。清兵入关后,清廷让汉人都改穿满人的服饰,曾有“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一说。为了对亲人的怀念,也为了不让子孙忘记自己的传统,寒食节这天按照家族旧制要传神火,张氏的先人们就把背媳妇跑和寒食传神火相融合,男女老幼都把珍藏的汉族服饰穿戴好,迎接由嫡长媳妇扮成圣母的轿辇来传神灯,接圣火。不仅丰富了寒食节的内容还使子孙们牢记汉族传统,同时也形成了现在的北焦张氏寒食古会。

张氏所供奉的真君大帝其实就是明崇祯皇帝的神位。不准外人参与和四不说的规矩就不难理解了,因为在满清统治的二百多年里供奉崇祯皇帝与汉人穿自己的民族服饰,无论那一条都会诛灭九族。

这一风俗一直延续到清同治年间,由于战乱,辇车被毁、神灯丢失等诸多原因,背媳妇跑和圣母传灯被迫中断。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张敬禹、张荣来两位耄耋老人曾商议恢复寒食古会,但随着两位老人的相继辞世,也就没有人再提起这极具民族特色的寒食古会了。令人遗憾的是,如今到了村中,就是问八九十岁的老人,也只是说:“寒食会就是一大家子在一块吃顿饭,叫‘吃会’!”而其中承载着中华民族深厚文化内涵的特有的人文精神却被人们遗忘了!

最有影响的庙会——三简良皇京会

三简良是指今石家庄市东简良,南简良,西简良三个自然村。三村过去是一个村,因在古太平河畔建村,故名太平庄。明末因村名叫太平庄,常有兵匪驻扰而改名减粮。清初清兵烧杀和太平河水泛滥等天灾人祸而分成三个村子,以方位分别为东,南,西减粮,后谐音演变成简良。

明代太平庄曾有玉皇宫一座。有山门,左右钟鼓楼,皇天上帝殿,左右配殿,王母殿,瑶池和石桥一孔等建筑。建筑之考究,宛若天宫,惜被清兵焚毁。

明代太平庄崔氏家族出了两个通奉大夫和云贵总督,明威将军,文林郎等众多官吏;妇女中有三位被封为诰封夫人及其她恭人,孺人,宜人等多名。所以崔氏家族有财力来资助玉皇宫庙会——皇京会,被喻为“皇天大醮”(“醮”是古代结婚时用酒祭神的礼。打醮也称作“修醮”,是道教的一种活动)。皇京会的规模也波及到南方云贵安(云南,贵州,安南今越南)三省土民都来上香火。崔氏在清代退出政治舞台后,减粮村也就无力再承办如此规模的庙会了。庙会就改为十二年一大办,并由三个村子轮流主办。玉皇宫被焚后,皇天上帝的神牌由崔督堂的后人改为家供,过庙时从崔家请出。

最后一次承办皇京会的是南简良村,会首是杜庙成和杨大孝。因南简良村无力承办而使会期一直推迟了24年,后因为直奉战争又被推迟,直到民国十四年才筹备好。据当时打第一牌第一面龙旗的东简良村已故崔春喜老人讲:当年三个村子十二岁以上的男孩都派了活,动用了两千余人。在庙会之前请了许多的能工巧匠在会场上搭建全神大棚,在村里还有落驾棚,十出大戏扇面形式地摆在全神大棚的前面。各村都有社火参加,如高柱村的耍大叉,还有从明代皇京会就必演的技术高超的留营活动花灯,那花灯扎的会唱会动,装有活动机关,如关公斩颜良诛文丑灯,关公一刀下去,人头就落地了;劈山救母灯,沉香一斧劈下,山崩地裂,火光中他的母亲出现了等等。俗话说:留营的灯,简良的庙,云南贵州都知道。再有就是神像全是布面彩绘,足有数以千轴为计,光装神像用的箱笼就有数十箱子。用时请出,庙会后奉安存放。光老人知道埋存的部分礼器就有几个大瓮,以后再未过过大庙所以也未挖出过。三简良村已有八十多年没有举办过皇天大醮——皇京会了。当年却因为赶庙得人太多,石太铁路不得不加开了一趟列车,至今还被老人们津津乐道。

最为威风的庙会——振头关帝庙庙会

振头村原名“镇头”,在省会可以说是闻名遐迩,村史可以追溯到隋朝,至今已有一千四百余年的历史了。史载:隋开皇六(586)年,迁石邑万夏村(今天振头村北),形成石邑新城。南关镇依太平河建码头,客货云集,形成村镇,取名镇头。史称“一邑之雄镇”。辛亥革命后改“镇头”为“振头”,意为“振兴中华”,又可避免“”镇头镇“的镇字重复使用。据《获鹿县志》记载”镇头为镇头社,辖二十四个自然村(含今休门地名上读qiu men),镇头社还建有“义仓”,每月还要定期开仓“济贫”。

振头的关帝庙始建于宋代,原名“三义祠”,亦称“崇宁真君庙”。清顺治十五年(1658)改为“关圣帝庙”,人们俗称“关帝庙”。是一座座北朝南的殿阁式庙宇。庙门外有一座建于明代嘉靖二十年的木牌坊。关帝庙分为大门,帝君阁,结义殿,东西配殿和殿后一棵千年古槐。经国家林业部门勘察,认定为唐末宋初所植,是省会现有最古老的古树。

关帝庙旁住的一户夫家姓董的老太太(已过世)讲:振头关帝庙每年五月十三和九月十三的庙会上最重要的庙事活动就是“送关帝云游四海”。庙会前,事先请工匠们扎好船舶和四匹骏马。有关帝的红马,张飞的黑马,刘备和赵云各一匹白马。船和马都做的大小和真的一样,摆在大殿前。庙会期间,有专人负责喂草料和饮水,相待侯真马一样还要给每匹马梳理鬃毛。庙会最后一天,举行隆重庄严的送行仪式。最前面的是彩旗仪仗,敲得震天响的大锣开道,紧随其后的是四位神仙骑的骏马,马队后面是两名船夫打扮得水手,抬着一个大铁壶,往道上洒水,表示河流。四个盛装的年轻女子划动彩船,最后是一队唱经打扇鼓的秧歌队,浩浩荡荡的从关帝庙经过木牌坊,直到南边的太平桥(已毁)上烧掉马匹,点上船上的草料和盘缠。整个过程庄重而壮观。看热闹的群众挤的水泄不通,许多围观的群众将事先准备好的黄表,草料抛向船内,并祈福祝愿。

等船马烧尽,庙会就散了。关帝四兄弟也就云游四海,普渡众生去了。

如遇灾年,庙会期间还要开仓放粮,把庙产地里丰年存的粮食发放给穷人。三里五乡的穷人都拿着口袋在庙门前排起长队领粮。施粮的一边把五谷杂粮用升子倒进穷人的口袋里,一边说:“关帝放的是圣粮,是种粮,一粒变十粒,十粒变百粒,愿你变得勤快,来年丰衣足食。

关帝庙为了弘扬祖国道教文化,自1993年由河北省道教协会直接管理,省道教协会会长兼任本庙主持。经河北省政府石家庄市政府批准,现在已经恢复了每年两次的传统庙会,今年石家庄市民就可以不出市区就能感受到原汁原味的传统庙会。

最有意思的庙会——石家庄老母庙庙会

老母庙旧址在今新华路东头路南。庙宇不大,只有三间,虽然庙小,但是香火很旺,供品也最多,常年累月从不间断。其主要原因就是来这里求子最为灵验,不仅十里八乡的人来求子,就是周围郊县的百姓也来这里“讨套小子”。每年还要到这里烧香还愿,要连续酬谢“老母娘娘”一十二年,第十二年后还要在这里“圆锁”;另一个原因,旧社会这里还是妓院里的老鸨和妓女们求祝平安的道场,祈佑能够早日“从良”,嫁到一个好人家,得到一个如意郎君,好过后半辈子的安稳生活。“从良”以后,还要来这里还愿祷告。

因为老母庙内的老母娘娘的生日是农历二月十九,会期也就定在了二月十七到二十。这四天香火也达到了顶峰,人们摩肩接踵,焚香烧纸,供品成堆,大撂油钱。无论是香烛供品,还是捐资油钱,都令其他庙宇望尘莫及。

二月庙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一少四多,即戏少,只有一台;但是杂耍多,小贩多,饭摊多,茶棚多。后来还有了电影棚,放映一些小电影。石家庄个自然村的社火班子也都来表演助兴。尤以南甘子村的背阁,抬阁;留营村的活动花灯最为热闹。二月十九正庙的日子,晚上还有大型的花灯会。有大盆莲花灯,荷花灯,菊花灯,腊梅灯;有花船,有龙灯,有舞狮子的等等。

以上仅是石家庄历史上有特色有影响庙会的一部分。还有诸如石家庄阎王庙正月初八的庙会,庙会期间休门,栗村的小伙子们敲得直径两米多的大鼓和放的鞭炮是最吸引人眼球的。还有东里村的三官庙庙会;北宋村北岳庙庙会;石家庄龙王庙求雨和谢雨会;振头村二月二的打醮会;袁家营三月的小打醮;西三庄庙会;留营泰山圣母祠庙会等等。

现在石家庄基本上每个月都有庙会,县城的,各村的,都很热闹,欢迎大家来石家庄庙会游玩。